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创建专栏

“劳模精神,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

来源:市农业农村局| 作者:邓立平| 发布日期:2020-09-23| 字体[ ]

“前几天,我们公司种植的醴陵玻璃椒通过了株洲市株洲市绿色食品办公室现场检查,正在准备申报绿色食品认证。”9月22日,在醴陵市明月镇云岩社区,大棚内新一季苗又开始移栽,王政领着农户收集移栽时间、水肥控制、室温调节等关键数据,为越冬生产积累经验。

1982年,小学毕业后,王政就跟着父亲在家养猪、养羊,一干就是十多年。眼看家里的日子一天天红火起来,不料, 1999年,父亲去世,加上疫病影响,养殖不但没赚到钱,反而把多年的收入亏损殆尽。

“我父亲是省劳动模范,坚韧、勤劳。这些品格,自小就深深地刻印进了我的骨髓。”王政说,双重打击并没有让他沉沦。收拾好行装,他只身来到城里开出租车。待客和善,不使诈,勤快,王政的钱包渐渐鼓起来了。

2011年,城里的公交车多了,私家车多了,出租车行业进入盘整期,而农村手机普及速度很快,乡村特别是山区通讯塔建设需求量大。王政 果断改行,回到老家,到工程公司,从事塔基工程施工。看到王政人口好、工作上进,2012年,村党支部将他发展为党员。

醴陵玻璃椒有辉煌的历史,曾一度远销东南亚和欧美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由于农户种植分散,加上没有形成品牌,这个产业走了下坡路。2016年,当地政府决定把曾经远销欧美、东南亚的特色辣椒作为乡村发展的重要产业,重新打造。大年初一,王政接到了时任镇党委书记郭辉的电话,“请”他出马,带头发展醴陵玻璃椒。

重新拾起“被遗忘的珍珠”,必定困难重重。他信心十足地流转了60多亩耕地,聘请农户在土地闹出动静。不料,由于遇到严重干旱天气,加上不懂技术,头一年就吃下败仗:鲜椒亩产只有两三百公斤,亏损7万多元。

见王政首战失利,旁人看热闹,说什么的都有。家庭会上,妻子“逼”他放弃。正在上大学的儿子王啸却公开与母亲唱起了“反调”:“这个事有意义、有前途,我支持父亲。”

2017年,王政不但没有缩减种植面积,反而将面积增加到80亩。辣椒长势喜人,头批鲜椒上市,每公斤价格达到9元,销售额9万多元。这,极大地坚定了他的信心,7月,他果断组建公司,并申请注册“湘醴红”商标,朝着产业化发展方向前进。当年鲜椒平均亩产1吨,干椒粉价格比上年增长了20%,公司盈利20多万元。在公司基地务工的当地村民,每人还获得了数千到两万元不等的工资。

2018年3月,醴陵玻璃椒获得国家农业农村部(时称农业部)地理标志保护农产品称号。王政看到了新的希望,便将基地面积扩展到360亩。2019年,再次将规模扩增到500亩。谁料,醴陵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雨情讯情,辣椒生产受到巨大影响,亏损20多万元。“向创新要效益,夏秋损失冬季补。”王政说,困难的时候,他又回想起父亲不倔的言传身教,灾后,在专家们指导下,他添置了4个8*30米的冬季大棚,变醴陵玻璃椒一年种一季为两季。试种结果令人欣喜,亩平效益提高了4000多元。

2020年,公司基地面积达到550亩,前季收获后,种开发了30亩大棚冬季种植。“到时,这里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正在田间检查移栽后玻璃椒长势的王政表示。

在壮大公司的同时,王政还积极帮扶周边群众,2016年开始,每年都有贫困劳动力在公司务工增收,高峰期每天有20多名劳动力在公司做事。公司共流转8户贫困户土地。2020年,以垫成本、保技术、包保底价收购的方式,向5户贫困户“赠送”种植大棚5个。对周边自愿种植醴陵玻璃椒的农户,积极提供技术指导,帮助销售产品,仅今年就为20户农户助销干粉几十公斤到上百公斤不等。

在王政和他的公司带动下,醴陵玻璃椒的生产和影响日益扩大,社区先后两次举办“云岩辣片天”等辣椒节,先后成立了6家从事醴陵玻璃椒生产的农民专业合作社。2020年7月,明月镇醴陵玻璃椒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挂牌成立,按照标准、生产、技术、管理和销售 “五统一”的模式,醴陵玻璃椒迈入抱团发展的新征程。

为把产业搞上去,这些年来,只要有机会,王政就会去参加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创业创新等技术培训班学习,时刻关注三农政策、行业动态,学习相关技术知识,深耕沃野。现在,公司拥有半自动化剁椒机等设备6台(套),车间、办公等建设面积1700多平方米,新招聘了一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从事管理工作。

“对于我个人来讲,挣钱不是最大的目的,看到市场上醴陵玻璃椒名气越来越大、产品形象越来越好,村民们日子一天甜过一天,才是最大的心愿。”王政说,政府为将醴陵玻璃椒列为特色产业园区,并派出了科技特派员,社区获评全国玻璃椒特色小镇,今年9月,妻子辞掉了城里的工作,回家和他一起打拼。这些,都给他增添了不少动力。当公司成有影响力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醴陵玻璃椒成为全镇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柱产业时,他方可以告慰父亲——儿子无愧你的教诲,创业路上,我没有丝毫懈怠。